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卅年取暖史

卅年取暖史   余毛毛

  前阵子单位搬迁,清理贮藏室的时候,看到墙脚一摞架在一起的火盆,正方形的木头架子,圆的铁盆,盆里还有寂冷的炭灰,心里面一阵感慨。我是不会带它们到新大楼了,它们算是彻底地退出取暖的舞台了。  

  算一算到单位三十年了,自己从青年到了白头,取暖也是花样翻新,有了重大变化。我们这个地方人称“不南不北,不是东西”,没有北方的那种管道暖气。刚开始到单位的时候,和通讯员小陶在一个办公室,他在冬天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早晨为领导生火。小陶很会生火,在报纸、小木片等易燃物上架好木炭,点起火,三扇两扇的炭就开始冒火星,没一会就抽出淡蓝色的火苖,然后是火星飞舞。别的办公室的同事拿来根木炭,也放在上面,点燃后作为火种又用钳子夹到自己的办公室去。可以说我们办公室是十几个办公室火种的供应地。有次,小陶请了几天假,可苦了我,因为我怎么弄也弄不着,搞得乌烟瘴气,领导还在走廊上喊:“火呢?冷死了。”后来我搞了瓶酒精放办公室里,小陶不在,我就在木炭上浇一点。生好火后,小陶就没事干了,围在火盆边,将茶杯搁架子上跟我说闲话;而我要写东西,没办法到火边,只能坐在办公桌边,叫他把火盆拉过来一点,他说拉过去地方就太小了,坐着不舒服,就是不拉,有次我们差点打了起来。  

  烘着烘着,有十年吧,木炭莫名其妙地就不走红了,开始都用起电暖器来。这时候我已经是办公室主任了,小陶开始归我管了,可这小子比我还会拍马屁,他说你应该给领导买好的,其他办公室就买两根管子的。我一想也对,就给主任书记买了落地豪华带摇头的,给副主任买了直接搁地上但也带摇头的,其他科室就是那种两根管子的。大伙也没什么异议,认为应当如此。那两根管子的取暖器其实非常好,来热快,热力足,把烟放在管子上,一会儿就能点着。只是这种取暖器质量不太好,常坏,但也没什么,打个电话就有人来换。用这取暖器烘了几年,单位调来个中年女同志,管档案,我就叫小陶到隔壁打字室去,那女同志跟我一办公室。她来的第二年,差点酿成大祸,那阵子她跟老公闹离婚,俩人天天在电话里吵,从上班吵到下班,我走了后他们还在吵。有一次周五,他们吵得我心烦,就提前走了。周六来加班搞个材料,一开办公室的门,吓坏了,因为屋内飘满黑黑的灰尘,到处都是灰。仔细一看,不禁一身冷汗,原来她昨天走时忘了关取暖器,取暖器把办公桌烤得像黑炭,电线也化了,真是要感谢这取暖器质量不好,这要是烧起来,会把整个办公大楼给烧了,后果我都不敢想了。我赶紧打电话叫她过来,从贮藏室里找出两张办公桌,叫收破烂的把那两张黑桌子弄走,又给了门房两包烟,两人搞了一天卫生,才将这事给隐瞒过去。从那以后,我每天下班都要在走廊里喊一嗓子:“下班时都把取暖器给关了啊!”大伙以为我做事认真负责,他们哪里知道我是给吓的。  

  取暖器这么烘着烘着,忽然又流行起空调来了。但我们一号领导等级观念非常严重,那就是只给各部门科级以上的装空调。这一下子炸了锅,有些敢提意见的就说领导是人我们就不是人么?领导回答得也干脆,说这是待遇问题,有本事就好好工作,也当科级干部。大伙也没办法,只好取暖器与空调并行着取暖。但这事严重影响了大伙的情绪,各部门领导一看这样不行,于是只好从办公经费里省出钱来,给各办公室都装了空调,这事才平息下来。  

  现在办公条件好了,整个大楼用的都是中央空调,上班后按下钮就行,没一会整个办公室都暖了,整个人也都暖了,不像火盆、取暖器那么暖和得不均匀;也不像单机空调有时在天冷时开不起来。可不知为什么,我现在去了办公室却总是昏昏欲睡,提不起精神来。也许是我还没适应吧。我偶尔也还怀念过去的取暖时光,有乐子,有惊险,有不满。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